位置:首页 > 家庭美食 >

河南上蔡县学生营养餐“变味” 无资质供应商年获利千万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9 06

  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餐计划是由中央财政拨款、改善贫困地区学生营养状况的重大民生工程,但在国家级贫困县河南上蔡县,这里的小学生营养餐却“变了味”。今年6月和9月,上蔡县先后发生两起超过30人的小学生疑似“食物中毒”事件。中国青年网记者调查发现,质量安全事故的背后,存在着营养餐“缩水”、无资质配餐公司攫取暴利、招投标猫腻、监管缺位等乱象。

  配餐公司在仓库卸货。记者 刘畅 摄     “变味”的小学生营养餐:已知的两起事故     今年6月15日,在河南省上蔡县党店镇代庄小学,第二节课下课后,该校100多名孩子陆续走出教室,来到教学楼下排队,等待老师发放营养餐。当天的营养餐包括:三元牌学生饮用奶,春都牌火腿肠,喜盈盈牌法式小面包。     食用营养餐不久后,代庄小学有38名学生出现呕吐、肚子疼等症状,随后被送往医院救治。上蔡县教体局局长陈水献称,救治之后,学生身体状况正常,均可返校正常上课。

  学生营养餐计划食品签收单。记者 刘畅 摄     三个月后的9月19日,上蔡县大路李乡谢堂小学超过30名小学生,也是在第二节课课间食用营养餐后,出现了呕吐、肚子疼等症状。“学生吃了以后出现胃肠道反应,原因现在正在查,还没有最终确定。”上蔡县食药局副局长梁超介绍,“此次营养餐包括一个‘卫岗’牌面包、一根火腿肠和一盒牛奶,东西已经送检了,结果还没有出来,”至少涉及二三十个孩子。     两起营养餐事故发生后,学生家长们广泛质疑营养餐存在质量问题。不过,经上蔡县教体局向相关部门送检,最后的结论是,送检的所有食品质量合格。但蹊跷的是,上蔡县食药局以“面包酸价超标”对供应商河南汇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进行了10万元的处罚。     营养餐招标“猫腻”:无资质配餐公司中标     中国青年网记者调查了解到,上蔡县学生营养餐供应商共有两家:河南汇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汇存餐饮”)和河南耀点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耀点餐饮”)。这两家公司均由上蔡县教体局公开招投标而来。     河南省政府采购网显示,上蔡县学生营养餐分两个标段,于2017年7月31日公开对外招投标。2018年8月31日,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同时中标,获得营养餐供应权。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按照招标文件的要求,投标企业应具备餐饮经营资质,即餐饮预包装食品销售资质。但“天眼查”资料显示,投标期间,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这两家企业都没有获得餐饮预包装销售工商登记许可。     “现在来看,这两家企业当时并不具备相应投标资质,从工商登记来看,虽然工商登记写有餐饮管理、餐饮服务,但是括号后面有备注——需要取得相关职能部门的许可,但它们并没有获得相关部门的行政许可。”河南省政府采购评审专家崔向前分析。     更诡异的是,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同一天由商贸公司变更而来,且同一个法人,同在上蔡县投了同一个项目(营养餐)的两个标段。     公开资料显示,投标前两个多月,2018年5月8日,郑州耀点商贸有限公司变更为耀点餐饮;同一天,郑州汇存商贸有限公司变更为汇存餐饮。而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同为“李东枝”。     而上蔡县学生营养餐招标文件要求,投标企业可以同时投两个标段,但不得同时中标。“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两家公司都是由同一个法人在同一天变更,而且同时向上蔡县营养餐计划投标,同时中标。”崔向前认为,“两家公司显然具有高度关联性。是否存在违规投标情况,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     中国青年网记者获悉,10月22日,上蔡县纪委监察委已经介入调查。但截至发稿,记者未能找到“调查”的公开结论。     “缩水”学生营养餐背后的暴利     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意见》(下称《意见》),自2014年,营养餐补助标准为每生每天4元,且专款专用。2016年,河南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河南省进一步扩大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地方试点范围实现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全覆盖实施方案的通知》中也要求,“专项资金应全部用于为学生提供等值优质的食品,不得以现金形式直接发放给学生个人和家长,不得用于劳务费、宣传费、运输费等工作经费,严禁用于补贴教职工伙食和学校公用经费支出”。     问题是,这4元钱并没有全部用到了学生的营养餐上。

  “学生饮用奶”外包装。记者 刘畅 摄     “奶是一块五毛五,火腿肠6毛,面包3毛3,总共两块四毛八。”耀点餐饮上蔡县分公司经理孙扬茗坦言,花在学生身上的钱只有2.48元。除了2.48元的营养餐成本之外,还有约0.7元的运营费用,剩余约0.8元为企业的利润,孙扬茗表示,“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没有利益谁也不会干。”     河南省政府采购网招投标文件显示,上蔡县营养餐计划中,每天配送营养餐的中小学生人数超过13万人。按耀点餐饮孙扬茗的说法,粗略估算,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每天的利润额合计为104000元。即便扣除寒暑假和双休日,两家公司的年利润也约2000万元。     而按招标文件,中标公司的配送期限长达5年。也就是说,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两家公司啃下了一个近亿元的超大蛋糕。     这种情况显然违背了国家及河南省的相关要求。事实上,相关监管部门对此也心知肚明。“国家这个钱来了以后,县里也配套,再其他的往里配套,咱是国家级贫困县,(操作)很有难度,不应该有运营成本,但是谁给你干这个事儿呢?国家的政策是(过于)理想化的。”上蔡县教体局营养办主任梁振华说。     上蔡县学生营养餐问题,在河南省并不是个例。今年9月12日,河南周口市商水县“营养餐缩水”事件也曾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曾连续多年深入调研各地营养餐计划,其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卢迈认为,营养餐计划要求覆盖的地方要修建食堂,且中央财政对修建食堂有拨款,但部分地方仍采取课间加餐的方式,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做饭的经费不落实,第二就是有商业利益在里面卷入。     12月26日,上蔡县教体局局长陈水献告诉记者,营养餐事故发生后,包括他在内教育局共9人受到严重警告等处分,其中营养办主任梁振华被撤职;上蔡县食药监局局长、分管局长等八九人也受到了严重警告等处分。但供应商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尚未更换,只是把原来的牛奶换为光明牛奶,原来的火腿肠换为双汇火腿肠,原来的面包换为福建盼盼面包。     陈水献称,将依托现有的学校食堂,逐步为学生提供热餐,将来热餐一上,不会再依托于哪个企业,但具体时间、人员、经费安排等“还是县里说了算”。

  就河南上蔡县纪委的调查结论,供应商耀点餐饮和汇存餐饮涉嫌投标违规情况及背后可能的利益“猫腻”,中国青年网将继续关注。